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掃一掃,登錄網站

首頁 區塊鏈生態 查看內容
  • 4731
  • 0
  • 分享到

大渡河邊的比特幣礦場:礦場主投資千萬一年就能回本

2019-6-3 15:19

來源: 華西都市報

大渡河邊的比特幣礦場:礦場主投資千萬一年就能回本


比特幣‘挖礦’廠房違規搭建在大渡河邊”追蹤

豐水期發電量過剩,僅此一點就讓水電站與礦場找到了最好的合作理由。而電費每便宜一分錢,對于整個礦場節約的成本都“大得嚇人”。

拿到電的前提下,礦場主出資上千萬,可以在電站內搭建廠房,然后進行“招商”。聞訊而來的玩家,需要預付電費、機位費,還要繳納數百萬元的保證金。“行情好,礦場主一年可以收回投資。”

玩家投入3000臺礦機,成本超過400萬元,效益好一個月出10個幣,按照目前的行情收益超過50萬元,一年可以收回成本。

如同候鳥,“挖”比特幣的礦機又遷回四川大渡河流域。

5月28日,進入豐水期的大渡河,水流湍急。在四川甘孜州深山的一家電站旁,成千上萬的礦機進入24小時運轉狀態。廠房內,工人正在把全國各地運來的礦機裝進機房。

四川一位資深挖礦玩家說,礦場主不嫌山高路遠,在深山峽谷尋找水電站,然后將挖礦廠房建在電站內或者附近,只為向電站直接購電,節約挖礦成本。

業內公認的是,全球70%的比特幣產自中國,而中國70%的礦場在四川,尤其集中在大渡河流域。

不過,在四川甘孜州康定市,相關管理部門對比特幣挖礦并未持支持態度。康定市自然資源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5月27日,當地已經成立工作組,正對轄區內進行摸底,部分廠房如涉嫌違法搭建,將面臨處罰。

候鳥礦場

5月,南方豐水期,從內蒙古新疆等地返回四川、云南,是挖礦玩家的必然選擇。

5月初,資深玩家小武(化名)帶著3000臺礦機,開始在四川找礦場,甘孜州大渡河邊的礦場是理想的場所,這里水電站較多,電價相對便宜。

小武覺得,他們被外界形容成“候鳥”十分恰當。水電豐富的四川、云南,進入冬季枯水期,玩家們長途遷徙到新疆、內蒙古,在這里尋找火電廠,直到第二年5月,河水高漲時,他們又如候鳥飛回。

“發電廠直供電2角8分一度電,很便宜了。”小武說,每便宜一分錢,對于整個礦場節約的成本都“大得嚇人”,只不過水電枯水期停止直供給礦場,他們不得不遷徙北方“過冬”,雖然火電電價超過3角錢一度。

相比修建固定廠房,多年遷徙經歷后,有礦場主將廠房換成了集裝箱,這樣更便于南北輾轉。

這些“候鳥”礦場,大的有近10萬臺礦機,小的也有幾千臺。所謂的礦機,其實就是計算機,要求運算速度越快越好。

也有不遷徙的礦場,他們選擇在原有的機房內“沉睡”半年。

深山尋電

比特幣“挖礦”,最大最直接的消耗的就是電能,每挖出一個幣,50%的收益用于支付電費。

能避開國家電網,從電站直接購電,將節約更多成本。絕大多數水電站在深山峽谷,擁有雄厚資本的礦場主總能找到水電站并達成直供電協議,不僅電價更低,還省去了國家電網的“過網費”。

水電站也愿意和礦場合作,豐水期發電量過剩,僅此一點就讓雙方找到了最好的合作理由。

位于康定姑咱鎮金康水電站的礦場,一年能拿到5億度電,按照0.2元一度計算,要支付電站1億元。

拿到電的前提下,礦場主出資上千萬,可以在電站內搭建廠房,然后進行“招商”。金康水電站內的礦場,擁有5棟廠房,今年已經安裝3萬臺礦機,滿負荷將達到5萬臺。

聞訊而來的玩家,需要預付電費、機位費,還要繳納數百萬元的保證金。“行情好,礦場主一年可以收回投資。”小武也提到,少量礦場主并不是那么守信用,到期后不會按約定退還保證金,或者直到下一年收到新的保證金才會退。

“對比特幣挖礦支持與否,國家沒有明確表態。”小武說,在應對當地政府部門檢查時,礦場會被委婉地描述成“大數據項目”,這也是礦場主能順利落地的原因之一,“但不是真的大數據運算,是掛羊頭賣狗肉。”

于是,下了高速上國道,下了國道轉省道,出了省道上縣道,礦場就這樣建在深山里,而廠房其實是一個鋼結構板房。

瘋狂挖礦

5月28日,比特幣攀上了8903美元(約6.1萬人民幣),是2019年以來的又一個新高。

“這讓挖礦的人越來越多。”小武說,雖然中國關閉了比特幣交易平臺,認定為非法交易,但全球70%的比特幣卻產自中國,而中國70%的礦場在四川。行業里甚至流傳:四川,已成為比特幣的天然“礦都”。

5月28日,中國大唐下屬金康水電站內,“礦場”在水電站一墻之隔修建了變電站,連接至廠房。廠房2018年投用,最矮的離大渡河河面僅數米。

電站發電排放水時,水霧濺起近10米高,并灑進礦場區,工作人員戲稱:“這是天然冷卻水淋。”

“礦場”里樓房的墻上裝著一個個高速運轉的大風扇,廠房內風扇前擺著密密麻麻的礦機,一些空置的機位前,多名工人正在忙著安裝礦機。廠房外,便能聽到機器運行的轟鳴聲。

工作人員向小武介紹,這里由湖南株洲的企業投資修建,只接收S9以上的機型,電價要跟公司負責人談。這里3萬多臺礦機來自四川、湖南、江蘇深圳等地,機主將自己的礦機托管在礦場,他們繳納完電費、機位費、保證金等,就等著出幣。礦機24小時不停,運轉半年。

雖然是資深“礦工”,小武對比特幣怎么產出也無法說清。他理解的是,比特幣是一組特定公式,目前設計的是2100萬個,每10分鐘公布一個解,特別制作的計算機根據特定算法求解,最快求解成功就獲得一個幣,這一過程被形象稱為“挖礦”。

小武說,投入3000臺礦機,成本超過400萬元,效益好一個月出10個幣,按照目前的行情超過50萬元,一年可以收回成本。但“礦難”時有發生,2018年底,比特幣跌破了成本價,很多人價值2000元一臺的礦機,被200元“甩賣”。

目前雖行情高漲,小武也擔心挖礦會一夜之間被叫停。今年4月8日,國家發改委公布《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(2019年本,征求意見稿)》,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。其中,虛擬貨幣“挖礦”活動(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生產過程)被列入淘汰類產業。“如果定稿沒有變化,再‘挖礦’就是非法的了。”
版權申明:本內容來自于互聯網,屬第三方匯集推薦平臺。本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文章言論不代表鏈門戶的觀點,鏈門戶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如有侵權請聯系QQ:3341927519進行反饋。
相關新聞
發表評論

請先 注冊/登錄 后參與評論

    回頂部
    梦幻西游返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