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掃一掃,登錄網站

首頁 區塊鏈生態 查看內容
  • 1694
  • 0
  • 分享到

區塊鏈毒藥“百倍幣”

2019-8-20 13:17

來源: 核財經APP

文︱主筆 Vincent

據報道 “想‘你’是一顆毒藥。”在幣圈發跡后,90后創業者趙峰最大的念想,便是找尋下一個“百倍幣”。

身為幣圈人,他不習慣百無聊賴、無所事事的日子。畢竟,區塊鏈速度遠比我們想象中的更快。

不僅如此,他認為,處于百倍幣、千倍幣、萬倍幣的區塊鏈世界,人的欲望就像一劑毒藥,讓其欲罷不能。不管從零起步到千萬身家,還是再度歸零甚至負資產,有了“財富自由”的毒癮,“死了都要愛”。

區塊鏈毒藥百倍幣”

想來也是,在盛產百倍幣的土壤里播種夢想,誰又能百毒不侵呢?

一個慵懶的午后,趙峰拖著臃腫的身體,在兩個好朋友的簇擁下,來到了“區塊鏈氛圍最友好國家”新加坡,欲開啟幣圈的“第二季”人生。

事實上,從傳統投資領域轉戰幣圈的他,有著投資人、項目方、資深韭菜等多個頭銜。他告訴核財經APP,2017年沒買幣你會后悔,2018年買了幣你會悔青腸子。而打開2019年幣圈的正確姿勢,至今尚未可知。所以,一切似乎充滿著希望,卻又裹挾著厚重的陰霾。

自暴富的幻想中開啟征程

流動的音樂,扎堆的美女,新加坡的一個區塊鏈項目路演現場熱鬧非凡。

相較于比特幣的磨人行情與國內幣圈的低落情緒,新加坡似乎有著另外一番光景。在這里,“喊單造勢”幾乎每天都在上演,仿佛有種回到牛市的繁榮景象一般。

8月17日晚,趙峰走出電梯口,一股熱浪撲面而來,猶如會場內火爆的人潮,讓他不禁感嘆:新加坡永遠吸引著各路投資者騷動的心。

“來這里,你才會發現區塊鏈的真正魅力。”趙峰高興地說,“新加坡有很多區塊鏈孵化中心,數以千計的項目在此落戶,作為區塊鏈項目注冊地的不二之選,這里已經建立起了龐大的區塊鏈社區以及一整套注冊服務、路演交流、創業咨詢、法律服務等完整的產業鏈服務體系。”

在他眼里,沒有一個地方能媲美新加坡的區塊鏈發展環境,讓不同國別、不同膚色、不同語言的入場者在此陷入集體瘋狂。

時間撥回2017年,野蠻生長的區塊鏈行業聚集了一批投機者,趙峰亦被裹挾入場。“那時候,加密數字貨幣的共識圈還很小,我經常遭到一些朋友的嘲笑和諷刺。”他表示,當年持猶豫和觀望態度的一眾兄弟均見證了他在2017年底高拋的激情時刻。

隨后,這些嘲笑他的人統統都閉嘴了。

2018年市場入熊后,趙峰暫時離開了幣圈,并專注于某鏈圈項目,可朋友圈里卻流傳著他的傳說。

面對百倍幣的誘惑和兄弟們的慫恿,趙峰在2019年7月被眾人前呼后擁下復出。不過,每個簇擁著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。其中,張普就告訴核財經APP,“趙峰只不過是捷足先登了,換了我也一樣發大財。”

言外之意,或許風口上飛起的“豬”還有可能是他。

另一位結伴前往新加坡的吳旭揚是個職場小白,從視加密數字貨幣如洪水猛獸,到入場“梭哈”,這個轉變過程只不過用了半年的時間。提及此行的原因,他直言,都是“窮”字惹的禍。

他表示,目前月薪1.5萬元,漂在一線城市,感覺人生好絕望,活脫脫一個“困難戶”。反觀自己的發小趙峰,自從進入幣圈后,投中幾個百倍幣、千倍幣后,曾不斷套現買車買房,翻幾倍的幣種都不正眼瞧一瞧。

“而對我來說,工資增長慢如蝸牛。”于是,他不得不承認,靠薪水致富來得太慢了。

他略帶羨慕,又有些酸澀的笑了笑說,“人與人之間的差距,也不過如此了。”

“從去年底開始,我陸陸續續地砸了十來萬,不僅沒有翻倍,還賠了一點。”他認為,炒幣尚需引路人,而他對趙峰知根知底,是最合適的人選。

現在,趙峰等3人目標一致,期待著借道區塊鏈,迅速奔向“財富自由”的康莊大道。

從趨勢的風口里套路掘金

市場的美妙之處就在于,“有需求就有供給”,既然有“暴富的剛需”,那么市場就會有“圓暴富夢”的供應商。

張普表示,今年以來,當屬抹茶(MXC)平臺幣MX一騎絕塵,成為幣圈的熱議話題。百倍幣神跡再現,他言語之間盡顯出錯過的遺憾。

非小號數據顯示,截至8月19日7時,MX3個月漲跌幅為184.56%,今年來漲幅達9315.38%。漲幅之巨,令人驚愕。

MX階段漲幅情況。數據來源:非小號

那么,為何能有如此漲幅呢?

非小號上的持幣地址數據表明,截至8月19日7時,持幣地址數為380。其中,前10名持幣地址占比96.98%,前100名持幣地址占比97.41%。可以看出,持幣地址數之少與前10名持幣地址占比之多頗為微妙。

MX前100名持幣地址占比情況。數據來源:非小號

分析師指出,二級市場有這樣的一個共識,即沒有不好的項目,只有不拉盤的項目。MX的持幣地址數據說明,絕大多數幣都在自己人手里,符合百倍幣的最基本特征,即“高度控盤”,99.9%的散戶根本沒有上車機會。高控盤,當為百倍幣第一要義。

經核財經APP了解,MX增值途徑很多,既有通縮升值、交易即分紅,也有共振幣、山寨幣、IEO等的加持,更有真真假假、虛虛實實的熱點、傳言、消息,可謂打出了一套平臺幣狂飆的“漂亮組合拳”。其飆升路線表明,營銷為百倍幣第二要義。

說起幣圈營銷,不得不提“營銷鬼才”孫宇晨,被幣圈奉為“教科書”般的營銷案例。經核財經APP梳理發現,其一,打造成了一個KOL;其二,從人生感悟到創業,再到財富,他都輸出了不少“孫式雞湯”;其三,為蹭熱度無所不用其極。

此外,波場亦是迎著風口而上的。首先,借著公鏈浪潮,把波場定位改為公鏈;其次,繼EOS之后,也搞了一把超級節點;第三,在DApp大火之后,還開啟了DApp生態建設。無一例外,精準把握行業趨勢后,順勢、借勢、得勢、造勢之功亦表現不俗。

不過,從總體上來說,幣圈的營銷方式簡單粗暴。

“然而,投資者就吃這一套。”趙峰對此深諳其道。他援引行為金融學理論認為,人們的行為與理性在一些方面存在著系統性偏離,投資者的非理性交易往往是相互關聯的。整體來看,非理性的市場行為有四類,即過度自信、判斷偏差、羊群效應、風險厭惡。

“其實,幣圈的玩法很低級,就是拉盤、砸盤、回購,憑借著不斷擁入韭菜的資金盤玩法,前人財富自由,后來者負責‘填坑’。”他說。

趙峰還信誓旦旦地說,“從玩幣的經驗來說,我一直信奉消息為王,技術是次要的。”

所以,在吳旭揚眼里,趙峰這臺“百倍幣挖掘機”具有很高的辨識度。“投資界的法則是‘一賺二平七虧’,趙峰尋找高回報項目方面的眼光很毒辣。”他說。

在創造的神跡中泥足深陷

有人說,幣圈從來不缺少百倍幣,缺的是發現百倍幣的眼睛。也有人說,百倍幣的噱頭已蕩不起幣圈的漣漪。

按照計劃,趙峰等3人將在新加坡開啟他們的幣圈財富之旅。

的確,區塊鏈制造富翁的用時之短,令人瞠目結舌。同樣,誕生“獨角獸”的數量之多,亦使其它領域黯然失色。

這其中,百倍、千倍、萬倍的漲幅,無疑成功挑動了投資者的欲望神經。畢竟,人性也好資本也罷,都逃不過金錢的誘惑。

對此,馬克思早有洞見。他曾說,“當利潤達到10%的時候,便有人蠢蠢欲動;當利潤達到50%的時候,有人敢于鋌而走險;當利潤達到100%的時候,他們敢于踐踏人間的一切法律;當利潤達到300%的時候,甚至連上絞刑架都豪不畏懼。”

就拿比特幣來說,自2009年1月3日正式誕生到2017年12月最高點接近2萬美元,不到10年里溢價超過 200萬倍,平均年利超過20萬倍。

同比,在移動互聯網時代,蘋果的股價漲幅就顯得遜色許多。

從過去十幾年漲幅來看,蘋果自2003年出現階段性低點以來,于2018年8月2日市值破萬億美元關口,其股價復權漲幅超過了250倍。

需要指出的是,如果從1980年12月12日蘋果股票正式上市算起,市值從0上升到1000億美元,蘋果花了30年時間。而如果從2010年3月17日第一家比特幣交易所Bitcoin Market開業算起,到2017年10月31日比特幣市值首次突破1000億美元,比特幣僅用了7年半。

同時,加密數字貨幣分析師肖磊曾撰文指出,美股從1996年至2015年持續20年的牛市里,投資標普500指數的年平均回報是4.8%。如果錯過了漲幅最大的10個交易日,那么年回報就變成了1.3%,還不如存銀行。再如果,錯過了漲幅最大的40個交易日,年回報將變成每年-4%。

試問,在20年里,有多少人能抓住這40個交易日?一旦錯過,不僅20年白忙活,還處于虧損狀態。

顯然,在幣圈就好很多,十倍幣、百倍幣已經是個稀松平常的事情了。

由此,讓人不自覺地想起了“郁金香泡沫”。它被稱為人類有記載以來最早的大規模商業投機活動。據資料顯示,當時郁金香在鮮花交易市場上引發了異乎尋常的瘋狂。

“跑偏的區塊鏈VS郁金香泡沫”,勝負幾何?

此外,一位不愿具名的傳統投資人表示,區塊鏈的技術屬性易于實現價值轉移和資產流通。首先,區塊鏈技術升級了利益派發(token),不僅方便,而且成本較低;其次,區塊鏈是一個萬花筒,擁有無限可能,幾乎可以鏈接一切;第三,一個區塊鏈項目的生存成本極低,熊市一來便“就地臥倒”,生存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加之新加坡清晰的稅務制度、友好的態度、寬松的監管之下,比特幣與新元的自由兌換和流通,趙峰等人自視甚高,極想有一番作為。

一言以蔽之,區塊鏈被擁躉者賦予了許多“超能力”,總覺得它能超越一切、顛覆一切,進而可以重塑整個經濟活動。于是,追風口,闖幣山,中毒越來越深。

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趙峰、張普、吳旭揚系化名)

版權申明:本內容來自于互聯網,屬第三方匯集推薦平臺。本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文章言論不代表鏈門戶的觀點,鏈門戶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如有侵權請聯系QQ:3341927519進行反饋。
標簽: 幣圈 百倍幣
相關新聞
發表評論

請先 注冊/登錄 后參與評論

    回頂部
    梦幻西游返水